未名雷蒙特是綠色智能實驗室整體解決專家。

        未來實驗室

        對于一個國家來說,建設空間站到底有多重要?從世界載人航天發展的歷史經驗看,空間站階段無法回避。

        我國將在2020年前后建成規模較大、長期有人參與的國家級太空實驗室。

        2016年前發射空間實驗室

        我國將在2016年前研制并發射空間實驗室,突破和掌握航天員中期駐留等空間站關鍵技術,開展一定規模的空間應用。

        “天宮一號”是空間實驗室的特例,主要為完成交會對接任務。與此不同,未來發射的空間實驗室,是完整的空間實驗室,科學家、航天員們將在里面展開各種工作和實驗。

        隨著空間實驗室體積的增大、可靠性的提高,將逐步發展成為空間站的核心艙或實驗艙,增加太空實驗的項目和種類,為建成空間站奠定基礎。

        涉及生物、材料、天文等各類實驗將在該空間實驗室進行,也包括與外國合作的項目。而2020年中國空間站建成以后,會有更多國家和中國合作科學實驗項目,也不排除會有國外科學家或航天員、港澳地區科學家上去做實驗。

        這是中國載人航天工程的第二步,將在2016年前完成,為最終建成中國空間站提供技術支持。

        我國空間站經濟適用

        2020年前后,我國將研制并發射核心艙和實驗艙,在軌組裝成載人空間站,突破和掌握近地空間站組合體的建造和運營技術、近地空間長期載人飛行技術,并開展較大規模的空間應用。

        中國空間技術研究院研究員龐之浩介紹,與國外空間站發展相比,我國空間站發展有兩大特點,一是起點高,國外是先發展單艙式空間站,再發展多艙式空間站,我國在借鑒國外技術的基礎上,直接發展多艙式空間站。

        其次,我國空間站與蘇聯/俄羅斯的和平號空間站類似,都采用積木式構型,但我國根據自身國情和實際需要,1個核心艙只對接2個實驗艙,不像和平號的核心艙對接5個實驗艙,與123噸的和平號、423噸的“國際空間站”相比,我國空間站規模相對較小,但從建造成本和應用效益的角度綜合分析,這是一個符合中國國情和實際需要的理性選擇,既不貪大求全,又規模適度,有望取得較高的工程應用效益。

        由于多種原因,中國尚未成為國際空間站的成員國,但隨著未來空間實驗室設想的不斷實現,我國將更深入地參與國際空間站的活動。正如美國宇航局專家詹姆斯·奧伯格所言,中國載人航天的飛速發展,不僅證明高科技水平日趨提高,也將使其獲得與國際空間站完全合作的機會。

        正研制火箭發射貨運飛船

        中國載人航天工程現任總設計師周建平介紹,空間站是一個很復雜的航天器,目前初步計劃是分三個艙段,要運行10年左右的時間,因此技術上挑戰很大。

        空間站追求的是最高效、可循環再生的生命保障途徑,人產生的廢氣、廢液都要能處理并且再生,盡量減少地面提供的補給,這些技術過去從沒做過,因此在空間站之前,還有空間實驗室階段,用來驗證這些技術,包括補加推進劑的技術等。

        為發射核心艙和兩個實驗艙,目前我國正研制長征五號運載火箭,且正在研制長征七號火箭發射貨運飛船?;踉朔紗饕占湔靜垢劑?、人員的消耗物品,以及科學實驗設備等。

         

        未名雷蒙特--實驗室智能控制整體解決專家、《實驗室設計與建設指南》主編單位  服務熱線:800-830-3390  QQ:2355792373/2355792371 友鏈QQ:2355792371

        未名雷蒙特從事上海基诺近20年,我們提供專業的上海基诺方案,解決您上海基诺中的所有問題。如需購買實驗室家具請與我們的客服聯系